WELCOME TO PING CHEN'S GROUP

毕业致谢

   

各位老师们,同学们,
    昨天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的毕业典礼,经过一系列的流程-穿袍,戴帽,登台,握手,授学位,拍照之后,也代表了将近5年的博士研究生生活已悄然画上了句号。昨晚,和朋友们酒吧庆贺,席间,有人说,大家能想象么,到了7月23日,我们就来新加坡读博士5年了。其实,大家都注意到了,但是谁也没感觉到5年的漫长,仿佛是一瞬间的事。高中语文老师,用白驹过隙来形容时间的飞快,但我却不同意。白驹过隙,不留痕迹。5年博士生涯,度过了,却不可能不留痕迹,这5年的学习,5年的生活,5年的苦与乐都早在心理面扎了根,都值得一辈子细细品味,久久回响。
    2007年7月,初到陈老师的实验室,一切都很陌生。课题自不用说,实验室的仪器都是自己从没有见过的,TPD,DSC,PCT 什么的。其实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些仪器的全称是什么。 第一天进实验室,首先见到的是建辉,他在操作手套箱,看着很白净很安静的正面师兄形象,但后来。。。。。接着又看见了熊老师,和学丽,陈老师介绍说,他们两个都有很深厚的催化背景,但后来学丽的催化背景没感觉到。。。。接着又见到了李文,他从Graduate room里面出来,见了一面。至此,实验室知名的三位女性,已一一登场:陈老师,学丽,李文。在坊间,我们实验室在化学系和物理系有名,其实也就靠着这三位女性的。除了陈老师的科研,就是三位女性的美貌了。在两系老师中,陈老师当年一枝独秀,被honours学生誉为年长桂纶镁,李文和学丽组内的照片跟是迷惑了一批新近研究生。当年关于他们两的一些八卦谈资,熊老师,吴老师也应该有所耳闻。就算学丽被永胜诟病,相片和人差别太大。但是却也毫不影响川大一枝花的低位。大师兄永生,见得时候,第一感觉就是贤良淑德,但后来。。。也那么觉得。10月份,何腾过来做交流3个月,我只记得,他一个人跑去圣淘沙玩,我稍微感觉是不是有点招待不周的样子。当然,招待不周也是其他师兄师姐的事情,那个时候我对新加坡也不太熟。
    2009年8月份来到大连化物所,第一次跨过长江,第一次来到东北,感觉很新鲜。基本上博士工作都是在大连做的,对化物所感情也很深。刚来的时候,首先见到的是还是建辉!还有君儿。传说中霸占了两台岛津GC的建平,没见到,建辉说没来,晚上要去啤酒节。一开始组里没多少人,大家分散的比较开,互相交流也没那么多。后来组逐渐扩大,又渐渐热闹了点。何腾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,也是他说的我唯一能记得话:搬一次家延期半年。他贯彻了,两次搬家,6年,我也贯彻了,搬一次家,4年半。当然也 有没贯彻的,那就是不听话的。装-拆-装-拆,是在化物所,大半的记忆。现在实验条件完善了,师弟师妹定要感恩戴德,没有前人的延期,哪有你们现在的衣食无忧。
    在陈老师的组里美好的记忆,远不止这些。在科研,生活上,都充满了乐趣。我很感激。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,永胜的乖张,何腾的灵活,建辉的执着,建平的勤勉,君儿的聪慧,刘斌的多识,维东的进取,李文的艺术,学丽的正气。读书,一要学为识,二也要学为人。在此,也希望组内的师弟师妹们,多去学习身边人的闪光点。三人行必有我师。
    最后,再次感谢各位老师同学在5年中的帮助。虽然我已毕业离组,但是,大家一生都是我的良师挚友。期待将来的重聚!此致

敬礼

徐维亮


学位标准照


博士文凭照


随意照

 

部分回复:

    何腾:维亮写的太好了,初到新加坡我只记得维亮和学丽一起同建辉吵架,而永胜在一边只是不停的点头,无奈的跟我说,每天都是这样子,哎。。。。当我们即将毕业的时候,永胜也说了一句让人伤感的话:再想看他们吵架都难了。。。。。五年博士期间是我们最风华正茂的岁月,的确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忆。昨天看我们去哈尔滨的照片,有些照片自己禁不住哈哈大笑。希望每一位同学都能够珍惜现在的时光,不只是学习,实验,还有更多,到毕业后、十年后、二十年后、、、回首往事的时候,觉得自己的青春没有虚度。 Fighting!

    建辉:说吵架有点儿过了,应该算是辩论吧。通常都是谈论第三方,很少有直接针对对方的。只是永胜太不够意思了,私底下说支持我的,关键时候也不说句公道话。他被卷入时,我可是第一个挺他的。哈哈。。。打打闹闹的,大家庭的气氛才够活跃。。。。都成为了记忆。。。。隐约而美丽!

    永胜:时间过得太快了,仿佛就像昨天。。。你们的存在,让我的,或更准确的说,大家的生活更精彩。 普普通通的生活,和你们在一起,就像天天打鸡血似的。。感恩。。

    学丽:维量用比较流畅的文笔书写了我们这几个第一届毕业学生的心声,把每个人的特点都描述出来了,确实,那时的科研生活(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实验生活)简单、有趣、纯粹。一般来说,研究生的实验生活是枯燥而乏味的,但是在我们的团队,我认为用“充实”来形容更加贴切。回顾07年2月在机场见到李文姐姐,觉得很抱歉,因为飞机晚上12点才到,但是她非常客气还帮我拎行李,看起来很斯文,力气很大。见到永胜,他嘴上挂着两条红色的肥香肠,什么都可以的人。Dr.Xiong第一印象感觉是很豪爽的人,当他给我介绍实验室设备的时候,我头有点大,拼命的在脑子里记这些东东,跟以前的瓶瓶罐罐完全不同,每天都有新的收获,今天学这个,明天学那个,觉得很开心,后来开始做实验了,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,搭了一个最简陋的液体反应记录系统。。。
    几天后,Dr.Chen出差回来了,她穿的一件长衫,像侠客,说话速度快,但是很平易近人。从到这个团队后,我才觉得自己是真真正正在做科研,这个过程中有压力,有信心受挫后重新站起来。。。。在几次重要关头的时候,都是Dr. Chen鼓励我,让我看清自己的方向而不至于彷徨。
    组会的主持让我锻炼了勇气,锻炼了英语,初初的几次报告后,Dr. Xiong说了一句话一直鞭策我:“学丽,你讲报告我听得想睡觉”,是他经常给我指出我的缺点,谢谢。
    来到大连后,觉得很新鲜,第一次来到北方,我很适应这里的气候。同时组里的活动也更多起来,开始学打排球。。。同时组里多了很多成员,每个人都是独有的,都很有趣,我们还是经常和建辉理论,当然,在这里多了河南人与上海人的争斗。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。。。。。毕业时真是不想走,无奈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自己的事业要奋斗,自己的生活要创造。。。。。感谢老师们,没有您们就没有现在的我;感谢组里所有成员,是你们给了我们美好的回忆。。。。
    我常常在想:如果当初没有机会进入我们的团队,我现在会在哪里,虽然造化弄人,我重新捡起有机化学,多亏有了07-11年的科研生活,我有信心做好自己的工作!
PS:现在终于能理解Dr.Chen的话“能纯粹做科研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!”有句话要与正在奋斗的师弟师妹们共勉:干一行,爱一行!
    感谢有你们!
学丽
(维量的学位服很好看,像善长仁翁穿的,随信附上我的学位照片)
加油!

 

CopyRight 2008. Group 1901.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, CAS. All Rights Reserved.
Address: 457 Zhongshan Road Dalian China Group 1901 Postcode:116023 Tel:+86-0411-84379583